您的位置:首页 >专题专栏>乡村振兴战略>详细内容

乡村振兴 交出杭州2018年精彩答卷

来源: 发布时间:2019-01-24 10:18:00 浏览次数: 【字体:

小桥、流水、古树、清莲;清爽洁净的村庄里,一派婉约的江南风情——这是《爱莲说》作者周敦颐的家乡桐庐县环溪村;富阳区场口镇东梓关村,黑瓦白墙的民居散落在水巷村道间,像极了一幅江南水墨画般的景观;500亩连片新型钢架大棚、风车大道、草莓人偶、DIY草莓果酱,这是建德草莓小镇一景……这些,都是杭州的“网红”村,也是杭州推进乡村振兴战略带来的好范例。

2018年是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开局之年,在市委市政府的领导下,市农办深入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习近平总书记关于“三农”系列重要论述,全面落实中央和省市的决策部署,以实施乡村振兴“八大行动”为重点,着力推动杭州“三农”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和共享发展,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

据统计,前三季度,全市实现农业增加值216亿元,增长1.9%,超过目标0.4个百分点。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25432元,增长9.3%,超过目标1.3个百分点。

消薄增收:

强村富民促振兴

今年9月底,位于西湖区古荡街道的千岛湖智谷顺利实现了主体工程结顶。这个项目有点特殊,它是淳安县“飞地经济”项目之一。该项目竣工并全部投产后,预计将为淳安带去近亿元租税收入。

“淳安是全省的林业大县,全县425个村绝大部分的村集体都有一定面积的山林资源,但很多村仍然属于经济薄弱村的行列,如何把‘生态资源’转化为‘绿色资产’,使生态优势转化为发展优势,是农村农民实现消薄增收一个很重要的突破口。”淳安县相关负责人介绍。

今年7月,在前期试点和尊重村民、集体的主体意愿的情况下,淳安整合了全县生态公益林资源,以402个村生态公益林补偿收益权集体留存部分作为授信基数,向淳安县农商银行质押贷款,获得24981万元贷款,全部用于扶持村集体经济发展。

“跳出淳安发展淳安”,积极发展“飞地经济”,留出县域更大生态空间,发挥生态优势,打响生态品牌,是淳安深化“八八战略”的一项重要举措。其中,全覆盖推进公益林补偿收益权质押贷款,将未来可预期补偿收入转化为眼前的资金收入,通过异地发展资本化运作,助力“消薄”目标提前完成的同时,为村集体可持续发展、低收入农户增收“造血”,就是淳安积极探索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的新路径之一。

“公益林林权质押融资后,原本属于集体留存这一部分,每年还会如数发放,投资收益部分也将统筹分配到村,预计仅这一项村均增收可达10万元。”淳安县农办负责人介绍说,这将有助于全县2021年提前实现“3020”消薄目标。

快到年底,临安於潜镇潜东村种粮大户黄屹已经算好了今年的账。“50亩地产了4万多公斤,卖掉两车,赚了10多万元。今年的收成好啊,到时候跟村里五五分成。”作为拥有17年水稻种植经验的种粮大户,黄屹自购农机承包了村里的100多亩稻田,忙碌一年下来收益颇丰。

潜东村的村书记沈廷福也很高兴。“村里自己运作的100多亩水稻田秋收后预计能增添经营性收入13万元,先把村子的债务还掉一点,再搞搞基建,山里交通便利了米也好销,剩下的都是收益,‘消薄’肯定没问题。”沈廷福说。

大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破解农村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难题。

按照《关于实施消除集体经济相对薄弱村三年行动计划的若干意见》和《关于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实施方案》的要求,今年全市309个总收入市定薄弱村和239个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下薄弱村要实现“摘帽”。

为此,市农办会同市委组织部召开了全市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工作现场推进会,对我市消薄工作进行再动员再部署。在新一轮“百千万”蹲点调研活动中,100多家市直单位和企业根据村级集体经济薄弱村的实际情况,围绕乡村振兴和集体经济发展,为薄弱村量身定制了“一村一策”的具体方案。另外,我市还总结梳理了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十法,即发展物业经济法、盘活资产资源法、土地综合整治法、乡村旅游带动法、产业带动发展法、村企合作发展法、政府主导发展法、提供劳务服务法、扶持光伏发电法、基金收益扶持法等“发展村级集体经济十法”,助力经济薄弱村“摘帽”。

据初步统计,全市农村集体经济总收入可达115亿元,村均470万元;经营性收入可达82.5亿元,村均337万元。全面消除市定总收入薄弱村和集体经营性收入5万元以下的薄弱村。

美丽乡村建设:

处处是景色村村美如画

远山近岱纷纷入眼,翠竹矮松一路风景。雾大的时候,山野民宿忽隐忽现,像捉迷藏一样,很有乐趣。这是地处海拔500多米的浙江省3A级景区村庄——富阳常安镇景山村寻常一景。

两三年前,现在这个已逐渐打响知名度的高山村还是个普通的空心村,青壮年纷纷外出创业、打工,平时留在山上的基本上是空巢老人。

汪申龙是景山村人,一直在外打拼。去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带杭州朋友回村。“这么好的环境,为什么不搞个民宿,邀请大家来度假?”朋友的一番话,让汪申龙也认真打量起自己的“原乡”。说干就干——他租下邻居的两幢老房子,连同自家的老房子,装修投入370多万元,于去年11月开起了民宿。

“民宿里吃的高山蔬菜,都是我雇农民种出来的。农户养的土鸡基本上由我包销,今年买了10余万元的活鸡。”汪申龙说。他正在筹建餐厅、茶楼,提升民宿服务品质,还打算成立有机农产品销售公司,帮助村民把笋干、柿饼、番薯干、野生猕猴桃、古法压榨山茶油等土货卖出去。

这几年,景山村通过美丽乡村精品村、提升村创建,设施跟上去了,环境更美了,人气旺起来了。景山村党总支书记孙王冲说,村里还成立了美丽经济乡贤会,引导像汪申龙这样的乡贤回乡开办农家乐、精品民宿,打造野菜种植体验、自然农法体验等高山生态农业园,想办法把美丽乡村资源转变为美丽经济。

大天井、小花园、高围墙、硬山顶、人字线、牛腿柱、石库门、披檐窗、粉黛色……乾潭镇胥江村30幢亮丽的杭派民居,不仅改善村民住房条件,还成为全市美丽乡村示范点。胥江村的美丽乡村建设也吸引了民营资本的关注,今年6月,当地20栋户主与达曼集团签订了长期的房屋租赁协议。“作为项目甲方的胥江村村民,户均年租金及分红收益达6万—7万元,租金年均增长在5%以上。”乾潭镇相关工作人员说。

近年来,我市美丽乡村建设在示范引领阶段、普遍推进阶段、重点深化阶段的基础上,根据《杭州市美丽乡村建设升级版行动计划(2016-2020年)》,把一批精品村、风情小镇、历史文化村落、杭派民居以及精品示范线,按照“美丽乡村建设”阶段性任务和建设标准的要求进行梳理和建设,让乡村文脉、集体记忆、地域精神、居住空间、特色内涵、适合乡村发展的产业在美丽乡村建设中逐一实现。

如今,在杭州广袤的农村,发生改变的不止农村的“颜值”与产值,还有人文环境:公共服务日益健全、文化生活日益丰富、乡风文明日益提升,美丽乡村建设逐渐成为“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杭州实践。

农村公厕综合整治:

扎扎实实做好“里子工程”

“以前一进厕所便有股臭烘烘的味道,现在羊锅村公厕没有这样的情况了,反而有一种空气清新的感觉。”前一段时间,一年一度的仓前羊锅节登场了,市民张先生一行专程赶来掏羊锅,发现羊锅村的环境配套越来越好,就连厕所都焕然一新,美丽的墙绘,齐全的设施,还配备了除臭器。公厕还有专人保洁,在人流量较大的羊锅节期间,厕所也保持得相当干净。

“羊锅村公厕”坐落于余杭区仓前街道苕溪村,面积75平方米,按照标准公厕建设。厕所主体为木质小屋的风格,四周栽种了栾树等绿色植物,外墙施以彩绘,一只只小羊栩栩如生,厕所内部也是一幅幅放羊图及丰收的美丽墙绘,契合羊锅村文化与乡村场景,如厕如入画。

“臭气熏天、苍蝇、蚊子纷飞、无纸可用、无水可冲”,这是大多数人心里对农村厕所的印象。但是,如今这样的景象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淳安县“毛竹之乡”大墅镇,农村公厕打造成了“毛竹屋”;余杭径山镇结合全域3A级景区创建,将区域内的51座农村公厕,全部按照旅游公厕标准打造,规范标识标牌;桐庐县分水镇农村公厕与美丽乡村景观融为一体,做到“一厕一韵、一厕一景”,使之成为美丽乡村的一道独特的风景……“搞了‘厕所革命’以后,村里厕所大变样,黑瓦白墙,非常干净。”在项目推进过程中,萧山区浦阳镇很多农户坦言。

把民生关键小事办好办实,让一座座乡村公厕补齐农村人居环境短板,提升农民幸福感和获得感。去年以来,市农办认真抓好抓实市十三届人大三次会议首次票决的市政府民生实事项目,为全省全国农村“厕所革命”做出杭州“样本”。

在具体推进“公厕革命”过程中,市农办和各个区县(市)采取以改造提升为主,“新建、改造与提升”相结合的方法,注重方便、实用、有效,实行“一厕一表一档一案”;对功能欠缺、标准较低的公厕,对应高标准进行提升;对没有公厕或原公厕拆除重建的,对照标准新建和扩建;在农村公厕布局上,收集整理《农村公厕图集》,从项目选址、风貌管控、功能布局、地域特色、成本控制、以厕养厕等方面供各地参考使用,以确保项目建成落地;市农办还制定了全国首批农村公厕地方标准——《杭州市农村公共厕所建设与管理规范》,确保全市农村公厕综合整治高标准推进,对有条件的村尽可能按高等级旅游公厕和城镇公厕的标准建设,做到一步到位,避免重复建设,让每一座公厕都有人保洁、管理,昔日脏乱差的公厕华丽转身。

“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这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为新农村建设描绘的美好蓝图。在杭州,一幅“山青、水绿、村美、民富”的美丽乡村画卷被描绘得越来越精彩。

【打印正文】

相关信息